相关文章

湖南省自主创业就业先进个人:博士返乡创业当“药农”

来源网址:http://www.nrszz.com/

他叫刘峙鑫,毕业于湖南中医药大学,曾在全球最大的中药企业——日本津村(深圳)公司工作多年,并获得了香港浸会大学等几家高校共同培养的生药学博士学位。2010年,他回到家乡湖南新邵县农村,一头扎进泥土地里进行中药材种植。博士回乡种药材,他的做法曾经饱受家人的反对、同行的争议。

经过六年的艰苦打拼,如今他创办的新邵南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年产值4000多万元,他也获得了由湖南省人社厅评定的“2015年度湖南省自主创业就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成为高学历人才返乡创业的典范。

为中医药发展而创业

作为中医药行业稀缺人才的刘峙鑫,曾有在日本顶级中药企业多年工作的经历。在日本公司,他看到了中国中药发展与日本中药发展日益扩大的差距,“日本人把中国最好的中药材原料买走了。他们对某些药材的采摘时间,甚至精确到早、中、晚三个时间,因为每个时段药性的含量不同”。

刘峙鑫不愿看到的是,在我国一些中药材大量施以农药化肥种植,成熟后用硫磺熏制、掺伪品、掺残渣等等现象触目惊心。“中药种植是专业性很高的事情,中医的发展是以中药材为基础。如果不能从中药材源头上解决问题,中医无法发展。”刘峙鑫告诉《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创新创业专栏记者(微信公众号“创业者之家”:cjm2109135537)。

在日本企业,刘峙鑫作为中医药行业顶级人才,却仍很难进入公司核心层,找到归属感。一份强烈的民族情怀,一份自我发展的鞭策,他决定创业,用自己的力量来推进我国中药材行业发展。

2010年,刘峙鑫毅然辞去稳定高薪的工作,回到家乡创建新邵县常春藤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致力于有机中药药材种植和无硫中药材产品开发等。在他看来,当地种植玉竹、百合等中药材已有几百年的历史,这是一个相当合适的选择。

从加工业切入种植业来创业,一切都需真刀实枪地干。“上班与创业是两回事。创业完全要依靠自己,我发现很多事情都需要学习。”虽然付出了很多努力,但第一年刘峙鑫仍亏损了40多万元,这也遭到他父母更加强烈的反对。“他们感觉天塌下来了,我只能顶住压力,我觉得自己对行业慢慢摸清了,心里觉得有底了。”就这样,刘峙鑫从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从容应对市场行情的变化,不断找准企业发展定位,带领公司一步步朝前发展着。

提高科技含量:

十项专利种出有机中药材

在传统的观念中,种植药材技术含量不高。农民也能做的事,博士能做出怎样的效果?带着这样的疑惑,记者从刘峙鑫的讲解中找到了答案:我们的栽培种植技术主要是为了提高中药材质量及产量的最佳营养成分比例,解决部分中药材的连作障碍问题,发展可持续种植关键技术,公司已经获得了十项专利技术。

从创业之初开始,刘峙鑫与其团队就下定决心采用有机栽培方式种植中药材,而其核心就在于土壤的改良技术。

土壤恢复在中国土壤治理上是个大课题,土壤长期使用化肥、农药,造成土地板结,有机物流失。有机栽培的第一步,需要对土壤进行恢复治理,“土壤与人一样是有生命的,它们中的有机质、微生物形成一个完整的生物链”。现在刘峙鑫的种植基地,已经全部实现了土壤恢复与有机栽培。

在品种培育上,刘峙鑫针对过去品种的问题,进行杂交培育,把原生品种进行改善。新邵当地盛产玉竹、百合,但刘峙鑫却发现这两个产品用硫磺熏的现象很严重。“这是行业的痛点。”针对这种乱象,刘峙鑫与团队投入无硫化加工技术的研发,填补了中药材无硫化加工的空白,并申请了专利,获得邵阳市科技进步奖。

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市场上无硫化中药产品并不受欢迎。“人们长期用差产品,好产品反而怀疑是假的。”刘峙鑫苦笑道。

机遇总是留给有心人。近几年来,随着国家狠抓中药材质量管理,刘峙鑫的公司终于迎来了爆发的增长期。不久前,其公司又收到一家公司的订单:一年采购800吨价值3000万元的玉竹。

“国家质量检测加严后,他们过去采购的产品不能达标,我们公司抓产品质量走在行业前列,他们便只能向我公司采购。”这让刘峙鑫感受到了行业良性发展的春天。

未来发展规划:

打造湖南道地药材全产业链

中药现代化是提升中药产业的重要途径。在刘峙鑫看来,很多人不愿从事中药材种植行业,认为很辛苦、很累,但事实上这个领域有大量空白。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代农业成为科技含量很高的行业。

中药材讲究道地性,如四川的黄连、江苏的薄荷、东北的人参等,这是经过自然长期选择的结果。“但现在许多人是哪种药材价格高就种哪种,连广西都种上了人参。”

刘峙鑫决定全力打造针对湖南省中药材道地产品的全产业链,新邵县几百年来有盛产玉竹与百合的自然优势,第一步他将重点打造这两个单品从产品栽培到产品开发、健康服务等的全产业链,如进行产品深加工,开发营养早餐粉、发酵食品等。

“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品种改良、改进栽培方式、开发产品是我们未来几年的目标。明年我们将新建厂房,扩大产能。”刘峙鑫向记者介绍。据了解,截至目前,新邵南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在深圳建立产品销售窗口,产品畅销国内市场,并与国内知名制药企业北京同仁堂、香港位元堂等签定了中药材产品供货协议,总产值达到4327万元。

作为农业企业,刘峙鑫坦言公司加速发展,前期资金投入缺口也在增大,农业企业缺乏固定资产,贷款很难。“新邵县政府正积极帮助公司贷款。我们也正在申请高新技术企业,希望能获得国家产业政策的扶持。”对于风险投资,刘峙鑫表示了慎重的态度,“许多风投比较急躁,追求短平快的项目。但我们的项目要耐得住10~15年的寂寞。”

目前,刘峙鑫创办的新邵南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团队已包括一名博士后、一名博士、二名硕士。他正计划将研发、销售部门搬到长沙麓谷,以更好吸引人才。

注:本文由《人才就业社保信息报》创新创业专栏记者(微信公众号“创业者之家”:cjm2109135537)独家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